六集历史人文纪录片《朱熹》是我省朱子文化传播工程的重大项目之一。在制作过程中,摄制组遇到一些疑难问题。3月13日下午,万博平台朱子文化研究所方彦寿研究员应摄制组之邀,到东南电视台对这些问题一一作了解答。其中,既有史实方面的问题,也有理论方面的问题。对当前朱子文化的建设、普及,也有借鉴意义。故略加整理,在此刊布,以飨读者。
    问:朱熹五岁,始入小学。朱松把朱熹送入私塾启蒙,亲自督课,给儿子讲了《孝经》。黄榦《朱熹行状》:“就傅,授以《孝经》。”朱子即书八字于其上,“若不如此,便不成人。” 如何理解“若不如此,便不成人”?。
    答:这八个字,在有的书上是六个字“不若是,非人也”。字数不同,意思完全一样,不孝顺父母长辈,那真的不是人!也就是说,每个人都要按照《孝经》上所说,去认真履行做子女的责任。通过从小读《孝经》,孝道思想从此牢牢地扎根在朱子的心中。后来他在各地讲学,孝道之学是他传授给学生的重要必修课。在各地当地方官,推广《孝经》宣扬孝道,也是他推行社会教化的举措之一。他认为“孝弟是行仁之本”,仁是孔孟儒学最重要的思想,孝弟既然是“行仁之本”,当然也是儒者安身立命之本。
    问:在京城,朱松托了几位好友才请到了杨由义,对朱熹一对一加以辅导。(<海昌图经>记载)朱松为什么在那么多老师中独独选择了杨由义作为他第一个老师,对他进行一对一辅导?
    答:朱熹9岁时,父亲朱松在京城临安做官,聘请杨由义为其塾师,授以司马光《温公杂仪》等课程。
    杨由义,开封人,他是一位坚定的爱国者,曾于隆兴元年(1163)出使金国不肯叛降,“誓死不屈,全节而归”。(《咸淳临安志》卷67) 据乾隆《福建通志》记载,他后来大约在乾道年间还在福建做过官。
    杨由义坚贞不屈的民族气节,对儿时的朱熹产生了较大影响。后来,朱熹还把杨师曾教授过的《温公杂仪》一书作为儿童教材,委托建宁知府傅自得刊刻出版。对杨由义奉使全节而归,他有“忠义大节,夷夏称叹”的赞语。
    问:杨由义对朱子的影响教了多久?后面为什么就没怎么提到了? 从杨由义教授朱子《居家杂仪》这部书中看他对朱子的影响。(背景资料:南宋学者朱熹修撰《朱子家礼》时,将《居家杂仪》全文收录其中。《居家杂仪》是司马光撰写的一部家族法规,与《颜氏家训》、《朱子家训》、《弟子规》等齐名。)
   答:时间很短,不到一年,绍兴九年(1139年)三月到第二年春,因为在此这之前,朝廷中发生了胡铨上书,反对秦桧议和,要求砍下卖国投降派秦桧等人的头颅,挂到大街上示众,受到秦桧迫害被贬职,朱松联络一帮同僚奔走呼号,声援胡铨,也被贬职,回到福建。朱熹当然也就随父回到福建,这个书也就没有继续读下去。但是他的影响还是存在的,具体表现为他的爱国气节,和他传授的教材,你说的《居家杂仪》等等。
    问:《朱子语类》卷一百零四云:“某十数岁时读《孟子》言‘圣人与我同类者’,喜不可言,以为圣人亦易做。”十岁孩子立志做圣人到底是谁的影响会比较多?
    答:既然是读《孟子》,发出这样的感慨,当然是孟子比较多一点。家庭学校的影响也有,让十岁的孩子读《孟子》,这对当代教育来说,也有重要借鉴和启示,国学教育、优秀传统文化的教育要从娃娃抓起。
    问:刘子羽和刘子翚对朱熹的影响(侧重从家庭的教育说其影响)。
    答:刘子羽对朱熹的影响,主要物质上的。朱松去世后,刘子羽为朱熹在五夫筑室五间,给他田地种植养鱼,与胡宪、刘勉之协助帮他打理其家事。要说影响,他的扶贫助困的仁爱与豁达,对少年朱熹影响也是深刻的。朱熹有诗:“向非怜不造,那得此深藏?”就是表达感恩之情。
    刘子翚对朱子的影响主要在学术上。为朱熹取字元晦。传“不远复”三字符。这些对朱熹的影响都是终生的。
    所以,这两人的影响,其实是不好从家庭的角度来谈。
    问:朱子拜碣义祖父刘韐有几次?朱熹画册中册说有一年清明节专门去拜了刘韐,还有赋诗景仰刘公坚持抗金,以身殉国的情操。什么时间去拜?
    答:可能讲的是去拜墓,如果是去拜见,一次都没见着。因为朱熹出世这一年,刘韐为国捐驱已经三年了。 如果是拜墓,那只要不在外地做官、讲学,那每年的清明都有可能去。这样的活动,未必每次都有文字记载。
    问:在郑安道馆(朱子出生的地方),朱熹应众乡邻父老请求,写了理家兴业4幅条幅,亦是治家格言(什么时间?)这段有没有什么故事?
    答:四个之本写在什么时候,没有明确的史料记载,不敢妄论。后人写的那些时间,大多是推论。在民间,在尤溪当地,可能有一些故事,最好到当地采访。由当地百姓来讲,肯定比我讲的要生动。
    问:《挽刘宝学二首》朱子青年时不忘刘子羽的养育之恩。(具体时间没有特别突出),《年谱》里面把它归在17岁,刘子羽死后写的吗?(《朱子画传》上)P142
    答:既然是挽诗,当然是在他死后。刘子羽曾任宝文阁学士,所以尊称刘宝学。(1097-1146年)他死于绍兴十六年,所以是朱熹在17岁时所写。两首诗,前面一首颂扬他的抗金业绩,是西北战场上的擎天一柱。后一首谢其养育之恩。“向非怜不造,那得此深藏?”父亲去世,如果不是刘家人,天地之间,那里有我朱家母子的安身之地啊?
    问:18岁时,朱熹写成生平第一部著作《考订诸家祭礼》,写成《诸家祭礼考编》。(《朱熹画传》P107) 这个和刘子羽的去世有没有特别联系?写完祭礼后,八月去参加建州的乡贡。这个时间点又是朱熹和刘清四的结婚的时间?为什么在这个点上写这部著作?
    答:朱子18岁,编《诸家祭礼考编》,这在《朱子语类》中有提到,这和他的父亲朱松的去世有关。朱松于14岁时,父亲在建安环溪精舍病逝。古代治丧,前后三年,一直到16岁才免丧。他母亲执丧事甚虔,这给少年朱子留下深刻印象。另外,朱松也是治礼,研读礼经出身,对朱熹也有影响。所以朱子的第一部书就是《诸家祭礼考编》。这部书当时没有出版,没有流传下来,具体内容不得而知。
    问:刘清四对朱熹是否重要?中年丧偶的他本可以再娶一个,此时他的第三个儿子才6岁,这时谁来照顾家庭?
    答:那肯定是重要的。刘清四是一个非常贤慧的女性,相夫教子,任劳任怨,中年早逝,对朱熹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朱熹也是一位非常认真严粛的学者。他的夫人刘氏逝世时,朱熹年方47岁。各种文献均表明,除夫人刘氏之外,朱熹未曾再娶。在宋代,士大夫三妻四妾,人们习以为常。在南宋污浊的社会风气中,他是一位难得的能洁身自好的圣贤。所以,后来有人编造了朱熹引诱“尼姑”为宠妾的恶行,来抹黑他;武夷山有所谓而“狐仙”传说,这与历史上真实的朱夫子相去甚远。朱在是朱熹的第三个儿子,出生于乾道四年(1168),他母亲去世,他应该是八九岁。谁来照顾家庭,这方面的史料很少,不好说。
    问:朱熹为什么这么重视祠堂?朱子在福建的祠堂,有没有做的比较好的?比较典型的?
    答:朱熹重视祠堂,是和他孝道思想相一致,也是和他重视乡村民风民俗建设,化民成俗的思想相一致的。祠堂,体现了“报本反始之心、尊祖敬宗之意”,所以他在《家礼》一书中,对祠堂的建设,比如朝向,规制、供奉、田产啊,等等,都有描述。 至于福建现存那些好的祠堂,我没做过这方面的田野调查,不敢妄议。前几年,我省有人编了一部《八闽祠堂大全》,可以找来作参考。
    问:朱熹在寒泉精舍编了很多书,共计十九部二百六十六卷,编了《祭仪》,时隔几年,在45岁时还编了《古今家祭礼》,46岁编了《家礼》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过程和顺序,主要是修订什么?为什么这么重视这个家礼?
    答:朱熹著书的特点,就是不停地修改,精益求精。编纂《家礼》也是这样。古人著述不容易,没有公共图书馆,要查找资料很困难,所以在《朱子文集》当中,我们可以读到不少朱子请他的友人、门人找书,查寻古籍的,或者他寄送图书给友人的记载。这样,一旦有所新的发现,他就会进行修订。另外,随着时间的推移,也会有新的更好的想法,这样进行修改。所以,他在临逝世的前三天,还在修改《大学章句》。
为什么重视《家礼》,因为家礼家风的建设,是治国理政的基础。一个家风不好的官员,往往会产生全家腐败的现象。这不仅是在古代,在现代还是在不断被证实的真理。理学家把礼视为是“天理之节文,人事之仪则”。礼是理的外在表现,是人与人相处的必须遵守的规则。
朱熹不仅仅是理学家、思想家、哲学家,他更是实践家,他的思想、他的道德观不能仅仅停留在教科书上,必须落实到民间,在社会上产生作用,而家礼家风建设恰恰在这方面能产生重要作用。
    问:为什么朱熹选择在47岁时第二次回乡祭祖?为什么要带上大弟子蔡元定而不是带上自己的儿子?
    答:朱熹47岁时第二次回乡祭祖,从五夫到婺源,路途遥远,好几百公里,前后两个月,加上路上时间,将近三个月。这在古代,可不容易。由于路途远,耗时长,所以他要找一个相对较为闲暇,完全可供自己调配的时间段。淳熙三年47时,正好就是这样一个时间段。在乾道淳熙间,是朱熹寒泉讲学时期,他忙于讲学,著述。淳熙二年五月完成鹅湖之会后,朱熹有了一个难得的休整时间。
    蔡元定是建阳县人。学术专长在易学、音律学。乾道二年(1166年)朱熹37岁时从学于朱熹,相继在寒泉精舍、云谷晦庵草堂、武夷精舍和考亭沧洲从学于朱熹。其学识颇得朱熹的赞赏,称为“此吾老友也,不当在弟子列”。
    选什么人不选什么人一同前往,有他自己的考量。这一年,他的长子朱塾23岁。20岁时,被送到浙江从学于吕祖谦。后来在金华成家,娶了金华潘氏之女。这时有可能远在金华,不方便随行。另外,此次回乡,实际上,是一路访学,到浦城、衢州、常山、开化,和吕祖谦讲学等,而蔡元定是他最适合的助手。因为不是直线,而是绕着走,山高水远,要骑马,带上儿子,一路上还要照顾,不太适合。

    问:朱熹是哪一次回乡祭祖的时候题“廉泉”这两个字?(婺源当地学者说是第一次,书上记载是第二次)。
    答:廉泉,相传为朱子所凿。有朱子题扁,上面就“廉泉”两字。相传凡是婺源士子出门求仕,必先喝此泉水,以后才能成为清廉之官。这个故事,在《朱子文集》《语类》《年谱》中都没有明确记载,可能来源于婺源的地方志书或者当地传说。
    是第一次还是第二次,史料太少,不好判断。因为涉及到反贪倡廉,以第二次比较合适。因为这时朱子有了比较丰富的从政经历,也有许多惩贪反腐的经验。这就为后面的六次弹劾贪官唐仲友埋下伏笔。
    问:有人说朱子第一次回家省亲是因为中了进士,衣锦还乡,那朱熹第一次回乡祭祖的时间为什么和他中进士的时间间隔了一年多?
    答:朱熹第一次回婺源省亲及祭扫先祖墓是绍兴二十年(1150)21岁时。是在他中进士的两年之后。因为他中进士是在绍兴十九年四月,过了清明,不便前往。到第二年,又遇上他的岳父刘勉之于二月去世,作为女婿和学生,要处理后事,清明拜墓,也不便前往。这样,就到了中进士后的第三年,也就是绍兴二十年。
    问:根据现在朱熹学者的研究,朱子的门人弟子是孔子之后最多的大儒,这其中除了朱
子本身学问高深的因素外,和当时的经济、教育、社会风气等方面有无关联?
    答:应该说,和政治、经济、军事、思想和社会风气都有关联。南宋时期,国家被分裂为南北两半,北方被金国占领。朝中士大夫往往形成主战与主和两大阵营;经济上,由于半壁江山,土地人口锐减,财政入不敷出。土地兼并严重,民众的日子过得非常艰难。思想教育方面,从两汉时期传入中国的佛教浸透到中国社会的各个阶层,引起思想界学术界的混乱,士大夫信佛信道日益增多,社会风气也受到严重破坏。在这种情况下,寻求恢复北方中原故土,探究治国理政济世良方,研经读史,探讨社会人生理学奥秘的朱子学说,就引起社会各阶层的高度关注,他的弟子来自东南各省,也越来越多。这也可以解释,在朱子弟子中,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已经考上进士,而且已经当上大官的,还要远道来求学。如刘清之、詹体仁、杨方、詹仪之等,至少有几十个。因为,朱子理学,不仅可以安顿个人的身心,更可以治理国家,安顿社会秩序。这样高深而实用的理论,只有“当今道在武夷”的朱熹那儿才有,所以,才有那么多的弟子“负笈四方来”。
    问:朱子在朱张会讲、鹅湖之变时,用什么语言和张栻、陆氏兄弟交流?有没有存在方言的问题?
    答:朱熹从小在闽北长大,尤溪、建瓯、武夷山,显然学的是带闽北口音的官话。这在《朱子语类》甚至在朱熹的诗词中,都可以找到这方面的例证。比如著名的《观书有感》“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这个渠不是水渠,而是代词“他”。
连写诗都能用方言,说明说的是带闽北口音的官话,但交流没有障碍。后来上京城面奏,或做帝王师讲学,都没有很大的问题。
    问:朱子和陆九渊的理论观点是有分歧的,那朱子为什么会邀请陆九渊到白鹿洞去讲学,还把陆九渊的观点刻在碑石上?是不是朱子和陆九渊的学术思想在这一段时间(1175-1181)有了转变?如果有转变,为什么会转变?
    答:朱陆的分歧,主要在认识论上。朱熹认为体认天理,要读书穷理,格物致知,通过读书格物,来体认隐藏在事物之中的那个天理,这叫“道问学”;陆九渊则认为理本来就在人心之中,不用读那么多书,只要在自己心中就可以达到体认天理,这叫“尊德性”。这只是学术观点上的分歧,在政治上,二人的主张是完全一致的,比如抗金、爱民、反贪等等。而且,朱熹的气度比较大,不计较,所以邀请陆九渊白鹿洞讲学。不存在什么转变不转变的问题。
    问:朱熹去福州拜访赵汝愚时,两个人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赵汝愚对朱熹有哪些影响?
    答:赵汝愚是宋宗室,与朱熹关系密切。淳熙年间,在福建任福州知州兼福建安抚使。 淳熙十年(1183年)十月,朱熹南下福州访赵汝愚。与他游鼓山、乌山、西湖等。他与赵汝愚讨论闽中盐法,减轻百姓负担。劝告赵汝愚“宁作穷知州”,也不要与民争利;帮助赵汝愚编纂《国朝名臣奏议》,作为治国理政的参考。朱熹在五夫建社仓,赵汝愚则在福建各地建举子仓。当时福建各地有一种习俗,因为穷,生孩子养不活,只留下头一个,以后生下来的二胎三胎,往往溺死。在宋人的文集中,比如朱松有《戒杀子文》,就是要扭转这一恶俗。所谓“举子仓”就是帮助穷人养活孩子的米仓。这是一项善政。可能是受朱熹社仓的影响。
    所以,是朱熹对赵汝愚产生影响,而不是赵影响了朱熹。
    问:辛弃疾是很推崇朱熹的,那朱熹是如何看待辛弃疾的?辛弃疾和陈亮在鹅湖进行辩论的时候,据说曾邀请朱熹前往,朱熹为什么没有去?
    答:辛弃疾是一个爱国词人,在抗金前线立过战功。朱熹对辛弃疾也非常看重,认为他是当世非常难得的,可以辅佐王室的人才,只可惜朝廷没有发挥他的作用,埋没了这样的可以中兴宋室、恢复中原的好人才。 
    辛弃疾和陈亮在鹅湖辩论,朱熹为什么没有去,可能是因为在此之前,朱熹与陈亮已经有过一场关于义利王霸之辩的深入探求。朱熹觉得没必要再争。
    论争的焦点在于,面对南宋社会严重的社会危机,他们在思考救国之策时,对经世济世的内容、方式和途径有着不同的理解和认识。朱熹义理之学试图通过拯救社会人心来解决社会危机;而陈亮的事功之学更喜欢直接面对社会危机来发议论、求对策。他们各自强调了重道德修养与重智勇才能的一面,源于他们分别主张道德主义的义理之学,和主张功利主义的事功之学的不同价值观。
    问:武夷山五曲响声岩的碑刻有一串名字,是否他们都去参加了鹅湖会?
    答:是这样。响声岩题刻有“何叔京、朱仲晦、蔡季通、吕伯共、潘叔昌、范伯崇、张元善,”淳熙乙末二年五月廿一日。”鹅湖之会是在六月初,这个题刻是在五月二十一,前后正好衔接。对鹅湖之会的参与者,其他史料本来没有明确记载,这方摩崖石刻起到了石刻文献的重要作用,非常珍贵。最早把这方摩崖石刻与鹅湖之会关系起来的是束景南教授。
    问:朱子临终前把衣服传给了女婿黄榦,这体现了什么?为什么这么重视深衣?《仪礼经传通解》是不是把前头的家礼、祭礼、祭仪这块合编在一起的最终版本?
    答:这件“深衣”,是朱子通过对《礼记•深衣篇》的记载,长期认真研究和体认的产物。在《家礼》《仪礼经传通解集传集注》中都有详细的记载。深衣,上半部分是衣,下半部是裳(裙子),古代男人也穿裙子,是上衣和下裳连在一起,里面讲“古者深衣,盖有制度。以应规矩绳权衡。”里面有严格的模式(制度)和具体的尺寸。但是,仅仅靠文字的描述,对普通人来说,很难准确地做成朱子心目中那个样子,所以,朱子亲力亲为,做了一件,这就很宝贵了。朱子把《仪礼经传通解》的任务交给黄榦,这件深衣的独一无二的样本就必须传给他。
    朱熹认为,礼是“天理之节文,人事之仪则”,理是礼的内在精神,而礼是理的外在表现,是指导人的言行的原则。所以非常重视礼的制定、贯彻和实施。 
    《仪礼经传通解》三十七卷,前面二十三卷经朱子亲自审定。后十四卷是去世后,由他的弟子黄榦等所编。前二十三卷叫通解,包括家礼、乡礼、学礼、邦国礼、王朝礼,后十四卷叫集传集注,以示区别。这部书朱子在世时没有出版,一直到嘉定年间,他的儿子朱在在江西南康道院才刊刻出版。后面还有续作29卷,由他的弟子黄榦、杨复接力完成。一共66 卷,收入《朱子全书》。
    问:1200年3月,朱熹疾甚。8日手书黄榦告诀,以道相托,收拾礼书文字。9日逝世。逝世前的重礼情况,关于朱熹葬礼的情况如何?
    答:朱子在临终前,黄榦在福州,所以是手书告诀。写了几封信,分别给他的儿子朱在、门人黄榦、范念德等。主要内容就是他去世后,仍要加强学习,不要荒废学业。另外,就是要编好他的遗著。有学生问他万一先生不幸逝世,丧葬之礼怎么安排,是用司马光的《温公丧礼》,还是《仪礼》,朱熹点头是用《仪礼》。
    三月九日逝世,黄榦接到报丧,赶到建阳,为朱子办理后事。黄榦的研究专长是在礼经,所以朱熹委托他编纂《仪礼经传》。黄榦对《仪礼》很熟,丧葬之礼就按照《仪礼》举行。古代治父母之丧,前后要三年时间。称为“三年之丧 ”。遗体先入棺,再择日下葬。入棺有入棺的仪式,下葬有下葬的一套仪式。逝世周年时,有小祥仪式,二周年时,有大祥的仪式,这在《朱子年谱》和黄榦《勉斋集》中有部分记载。朱熹是三月去世,十一月才下葬。逝世于庆元六年(1200)三月九日,葬于同年十一月二十日。主要的葬礼是在下葬时举行。古代南方有这样的习俗,有的人逝世后,入棺很久了才下葬,如朱熹长子朱塾1191年正月去世,第二年11月才下葬。
    在这些仪式中,最隆重的是葬礼,尽管当时党禁很严,官府下令“守臣约束”,但各地门人弟子还是来了数千人,为一代大儒送行,体现了公道自在人心。
    问:能否讲讲您在书院和门生这块的考证过程?
    答:我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撰写过《朱熹书院与门人考》。主要是当时尤溪发现《紫阳朱氏建安谱》,里面讲与朱熹有关的书院28所,我觉得可能不止这么多,就做一番查考和梳理,结果发现有67所。现在学界讲朱熹与书院,往往都讲67所,来源就是我这本书。这时侯又读到陈荣捷先生的《朱子门人》,里面搜集了门人有四五百人 ,以姓氏笔画为序,属于那种资料汇编和索引式的。我就把我的书院考证与门人结合起来研究。我的考证,与陈荣捷先生有所不同,着重在从学时间、从学地点的考证上,而且侧重研究朱熹创建的寒泉、云谷、武夷和考亭四所书院的门人。